一夜情人

關於部落格
一夜情人
  • 195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呼格父母獲國家賠償 外媒:案件凸顯司法體制漏洞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2014年12月31日,呼格吉勒圖父母收到國家賠償決定書。 2014年12月30日,內蒙古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依法作出國家賠償決定:支付呼格吉勒圖父母李三仁、尚愛雲國家賠償金共計2059621.40元,31日上午送達賠償決定書。新華社記者 邵琨 攝   參考消息網1月1日報道 外媒稱,中國一家法院2014年12月31日表示,將給予18年前被以故意殺人、流氓罪而錯判死刑的青年的父母200多萬元人民幣的賠償。   據法新社2014年12月31日報道,1996年,18歲的呼格吉勒圖被判有罪並被處以死刑。2014年12月早些時候,在另一人自首的9年後,內蒙古一家法院宣佈呼格吉勒圖無罪。這起案件凸顯了中國司法體制的漏洞。   以“原判事實不清,證據不足”為由宣判呼格吉勒圖無罪的法院在網上的公告中稱,呼格吉勒圖的父母將獲得2059621.4元的賠償。   報道稱,中國的法院極少宣判被告無罪。刑事審判的被告往往得不到有效的辯護,所以常常造成誤判。中國偶爾會宣佈一些被誤殺的罪犯無罪,這是因為其他人前來自首或者有時謀殺案的所謂受害者後來被髮現還活著。   報道稱,不過,共產黨試圖通過減少地方官員對部分司法案件的影響以及對某些引起關註的案件進行改判的辦法來緩解公眾對司法不公的憤怒。   《中國日報》11月報道,在呼格吉勒圖一案中,當局對其進行了48小時的審訊,之後他供認曾經在毛紡廠的廁所里強姦和殺害一名婦女。呼格吉勒圖在案發61天后被處死。   報道稱,呼格吉勒圖的家人在近10年裡一直試圖證明他的清白。2014年11月,內蒙古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正式對該案進行重審。   據英國廣播公司網站2014年12月31日報道,中國內蒙古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就呼格吉勒圖姦殺冤案作出國家賠償決定,向其父母李三仁、尚愛雲支付賠償金近206萬元人民幣。   1996年,呼和浩特18歲的紡織工人呼格吉勒圖被認定為一起姦殺案的凶手。時值中國第二次“嚴打”,法院在案發後61天內完成一審和終審,並對呼格吉勒圖執行死刑。   內蒙古高院2014年11月宣佈重審此案,2014年12月中旬裁定呼格吉勒圖無罪,2014年12月31日向李三仁夫婦送達國家賠償決定書。   李三仁夫婦對國家賠償金額並無異議,一些網民則不滿要用稅款補償冤案受害人,要求辦案人員擔責。   李三仁夫婦對於兒子獲得平反感到高興。《法制晚報》的微博稱,李三仁在拿到國家賠償決定書後第一時間聯繫該報記者說:“成功了!我們成功了!”   他隨後對路透社記者說,賠償金額“還行”,他們尊重國家的決定。   李三仁說:“我們的主要考慮是給他(呼格吉勒圖)平反,至於該賠償多少,國家說了算。”   內蒙古高院在其官方微博“北疆法聲”上解釋說,呼格吉勒圖案國家賠償中,約105萬元為死亡賠償金及喪葬費,1.2萬餘元是呼格吉勒圖生前被羈押60天的限制人身自由賠償金,100萬元為向李三仁夫婦支付的精神損害撫慰金。   法院還專門解釋了賠償決定為何沒有包括死者父母的生活費。內蒙古高院表示,這是因為生活費支付的前提條件應當是接受賠償者無勞動能力且其他生活來源低於當地的最低生活保障標準或者無其他生活來源,但呼格吉勒圖的父母退休後均有退休金,且高於呼和浩特市的最低生活保障標準。   李三仁夫婦似乎滿足於亡兒得到平反,但不少網民認為國家賠償於事無補。   據新華社報道,當年偵辦此案的負責人——現任呼和浩特市公安局副局長的馮志明——於2014年12月17日被內蒙古自治區檢察機關帶走調查。      【延伸閱讀】呼格吉勒圖案改判無罪 家人獲近206萬元國家賠償      中新網12月31日電 據內蒙古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官方微博消息,呼格吉勒圖再審改判無罪案,呼格吉勒圖父母李三仁、尚愛雲於2014年12月25日向內蒙古高院提出了國家賠償申請,內蒙古高院於同日立案,並於12月30日依法作出國家賠償決定,決定支付李三仁、尚愛雲國家賠償金共計2059621.40元。該決定已於12月31日送達。   呼格吉勒圖案國家賠償項目及金額如下:向賠償請求人李三仁、尚愛雲支付死亡賠償金、喪葬費共計1047580元;向賠償請求人李三仁、尚愛雲支付呼格吉勒圖生前被羈押60日的限制人身自由賠償金12041.40元;向賠償請求人李三仁、尚愛雲支付精神損害撫慰金100萬元。以上各項合計2059621.40元。   12月15日,內蒙古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對呼格吉勒圖故意殺人、流氓罪一案作出再審判決,並向申訴人、辯護人、檢察機關送達了再審判決書。   該案因呼格吉勒圖的父母申訴,內蒙古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於11月19日決定啟動再審程序,另行組成合議庭並依法進行審理。審理中,合議庭查閱了本案全部卷宗以及相關材料,聽取了申訴人、辯護人和檢察機關意見,經合議庭評議並提交審判委員會討論,作出如下判決:一、撤銷本院(1996)內刑終字第199號刑事裁定和呼和浩特市中級人民法院(1996)呼刑初字第37號刑事判決,二、原審被告人呼格吉勒圖無罪。   1996年4月9日晚19時45分左右,被害人楊某某稱要去廁所,從呼和浩特市錫林南路千里香飯店離開,當晚21時15分後被髮現因被扼頸窒息死於內蒙古第一毛紡織廠宿舍57棟平房西側的公共廁所女廁所內。原審被告人呼格吉勒圖於當晚與其同事閆峰吃完晚飯分手後,到過該女廁所,此後返回工作單位叫上閆峰到案發女廁所內,看到楊某某擔在隔牆上的狀態後,呼格吉勒圖與閆峰跑到附近治安崗亭報案。   呼和浩特市人民檢察院指控被告人呼格吉勒圖犯故意殺人罪、流氓罪一案,呼和浩特市中級人民法院於1996年5月17日作出(1996)呼刑初字第37號刑事判決,認定呼格吉勒圖犯故意殺人罪,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犯流氓罪,判處有期徒刑五年,決定執行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宣判後,呼格吉勒圖以沒有殺人動機,請求從輕處理等為由,提出上訴。內蒙古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於1996年6月5日作出(1996)內刑終字第199號刑事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並根據當時有關死刑案件核准程序的規定,核准以故意殺人罪判處呼格吉勒圖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1996年6月10日呼格吉勒圖被執行死刑。   呼格吉勒圖的父親李三仁、母親尚愛雲提出申訴。內蒙古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於2014年11月19日作出(2014)內刑監字第00094號再審決定,對本案進行再審。   再審中,申訴人要求儘快公平公正對本案作出判決。辯護人辯稱,原判事實不清、證據不足,應宣告呼格吉勒圖無罪。內蒙古自治區人民檢察院認為,原判認定呼格吉勒圖構成故意殺人罪、流氓罪的事實不清,證據不足,應通過再審程序,作出無罪判決。   經審理,內蒙古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認為,原審認定呼格吉勒圖犯故意殺人罪、流氓罪的事實不清,證據不足,對申訴人的請求予以支持,對辯護人的辯護意見和檢察機關的意見予以採納,判決呼格吉勒圖無罪。主要理由是:   一是原審被告人呼格吉勒圖供述的犯罪手段與屍體檢驗報告不符。呼格吉勒圖供稱從楊某某身後用右手捂楊某某嘴,左手卡其脖子同時向後拖動楊某某兩三分鐘到隔牆,與“死者後縱隔大面積出血”的屍體檢驗報告所述傷情不符;呼格吉勒圖供稱楊某某擔在隔牆上,頭部懸空的情況下,用左手卡住楊某某脖子十幾秒鐘,與“楊某某系被扼頸致窒息死亡”的屍體檢驗報告結論不符;呼格吉勒圖供稱楊某某擔在隔牆上,對楊某某捂嘴時楊某某還有呼吸,也與“楊某某系被扼頸致窒息死亡”的屍體檢驗報告結論不符。   二是血型鑒定結論不具有排他性。刑事科學技術鑒定證實呼格吉勒圖左手拇指指甲縫內附著物檢出O型人血,與楊某某的血型相同;物證檢驗報告證實呼格吉勒圖本人血型為A型。但血型鑒定為種類物鑒定,不具有排他性、唯一性,不能證實呼格吉勒圖實施了犯罪行為。   三是呼格吉勒圖的有罪供述不穩定,且與其他證據存在諸多不吻合之處。呼格吉勒圖在公安機關偵查階段、檢察機關審查起訴階段、法院審理階段均供認採取了卡脖子、捂嘴等暴力方式強行猥褻楊某某,但又有翻供的情形,其有罪供述並不穩定。呼格吉勒圖關於楊某某身高、髮型、衣著、口音等內容的供述與其他證據不符,其供稱楊某某身高1.60米、1.65米,屍體檢驗報告證實楊某某身高1.55米;其供稱楊某某髮型是長髮、直發,屍體檢驗報告證實楊某某系短髮、燙髮;其供稱楊某某未穿外套,屍體檢驗報告證實楊某某穿著外套;其供稱楊某某講普通話與楊某某講方言的證人證言不吻合。原判認定的呼格吉勒圖犯流氓罪除其供述外,沒有其他證據予以證明。   (2014-12-31 09:41:11)      【延伸閱讀】內蒙古高院宣告呼格吉勒圖無罪 承諾解決後續賠償   中新網呼和浩特12月15日電 (李愛平張瑋)12月15日,內蒙古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對呼格吉勒圖故意殺人、流氓罪一案作出再審判決,並向申訴人、辯護人、檢察機關送達了再審判決書。   “原審被告人呼格吉勒圖無罪。”15日上午8點30分左右,當內蒙古高級人民法院副院長趙建平帶隊來到呼格吉勒圖父母家中宣佈這一消息時,案件申訴人呼格吉勒圖父親李三仁如釋重負,長長舒了一口氣。   當日上午,內蒙古高級人民法院在呼格吉勒圖父母一間狹窄的居室中,面對其父母及從全國各地趕來的記者宣佈再審判決主要內容:一、撤銷內蒙古高級人民法院(1996)內刑終字第199號刑事裁定和呼和浩特市中級人民法院(1996)呼刑初字第37號刑事判決;二、原審被告人呼格吉勒圖無罪。   “我真誠的向您道歉,對不起”。當日上午,內蒙古高級人民法院相關工作人員,在宣佈呼格吉勒圖再審判決無罪後,內蒙古高級人民法院副院長趙建平向呼格吉勒圖父母表示了歉意。當日,內蒙古高級人民法院還為呼格吉勒圖父母送來三萬元慰問金,並承諾會解決後續的國家賠償問題。   內蒙古自治區人民法院當日上午10時召開新聞發佈會,新聞發言人李生晨就此表示,呼格吉勒圖在偵查、審查起訴和審理階段均曾供述,採取了卡脖子、捂嘴等暴力方式強行猥褻被害人,但又有翻供的情形,口供並不穩定。而且供述中關於被害人的衣著、身高、髮型、口音等內容與屍體檢驗報告、證人證言之間有諸多不吻合。本院認為,原判認定呼格吉勒圖犯故意殺人罪、流氓罪的事實不清,證據不足。對辯護人的辯護意見、檢察機關的檢察意見予以採納。對申訴人的請求予以支持。   中新社記者梳理髮現,1996年4月9日,內蒙古自治區呼和浩特市毛紡廠女廁發生強姦殺人案,隨後,年僅18周歲的職工呼格吉勒圖被認定為凶手,案發61天后,法院判決呼格吉勒圖死刑並立即執行。   2005年,內蒙古系列強姦殺人案凶手趙志紅落網,其交代的數起案件中就包括“4·9”毛紡廠女廁女屍案,從而引發媒體和社會對呼格吉勒圖案的廣泛關註。2014年11月20日,內蒙古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宣佈,經過對呼格吉勒圖案的申訴審查,認為本案符合重新審判條件,決定再審。(完)   (2014-12-15 12:15:10)      【延伸閱讀】呼格吉勒圖案疑似真凶趙志紅的魔鬼10年 至今仍被羈押   11月20日上午,內蒙古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立案庭庭長暴巴圖代表高院向呼格吉勒圖父母送達立案再審通知書,備受關註的呼格吉勒圖案進入再審程序。   1996年,18歲的呼格吉勒圖被認定姦殺一女子,被執行死刑。9年後,身負多起命案的趙志紅落網,自稱是“呼格吉勒圖案”的凶手。2006年11月28日,呼和浩特市中級人民法院不公開審理趙志紅案,因趙志紅當庭指出檢察機關的控訴漏掉了1996年那起強姦殺人案,庭審暫停。在各種原因的作用下,趙志紅案再沒有開過庭,直到今天,趙志紅依然在羈押。   我們試圖去還原一個真實的趙志紅,一個雙重人格的趙志紅。   他身高1米62,體重不足百斤,初中畢業,在家人面前一貫輕聲細語。他在與女朋友合營的民辦雙語幼兒園落網,女友至今仍不願相信他就是令世人切齒痛恨的“幽靈色魔”。   為他親手沏上熱茶的12歲小姑娘,被他強暴後,倒插在她自家水缸中,蜷縮著溺死;   山西醫專的女大學生,被他用纖維繩將雙手與左腿交叉捆綁,以劈開右腿,使整個身體呈現後拱彎曲狀態——這是草原上屠宰綿羊的專業姿勢;   發改委年輕女幹部,穿的所有內外衣褲,被他用匕首從領口至襠部割開,強姦後向其左胸連刺5刀,傷口深達胸腔致心臟破裂……   他自1996年4月至2005年7月,在內蒙古自治區呼和浩特市與烏蘭察布市兩地往複流竄,大肆作案,10年間盜竊兩起,搶劫、強姦、殺害女性27起,其中6起強姦後殺人未遂。   1996年,他第一次強姦殺人,是在一個遠離馬路、頗為幽深、位於一片平房家屬區中的女廁內。那年,他24歲,結婚還不到一年。   此後的十年間,他在魔鬼與人的頻道間轉換自如。   身邊的人評價他“友好,樂於助人,善解人意”的背後是11名女性慘遭強姦殺害,最年幼者僅12歲;   見過他的媒體人描述,“微笑”的確自始至終,眉毛、眼睛、嘴唇連帶唇上的小鬍子,總是一副彎彎的月牙。   “微笑”背後,其實顯現出他在扭曲的“自尊心”驅使下,故作從容與脫俗。   “人前人後的我是兩個我,在每一個和我相好的女人面前,我從來都是‘好男人’。”趙志紅曾自我總結,“但當我想要強姦殺人的時候,我就是個十足的魔鬼,我無法控制自己的衝動,就像是冥冥中有種力量在推動著我。”   自卑、自大,幻想破滅而開始冷淡家庭、“看破自我”進而仇視社會、殘害弱者,“在強姦、屠戮弱者(女性)的罪惡過程中,體驗變態的成就感——一次次在與弱者的兩人對決中,‘吃定對方’,從而成為自己精神世界的王。”   “有沒有用自己賺來的錢孝順過爸媽?”曾有記者問他。   “在我記憶中,一次也沒有。”趙志紅沒有絲毫歉意。   如今,年過40的趙志紅不知道是否會懺悔自己的過往,但等待他的一定是正義的判決。記者 李玉波   (2014-11-28 07:49:48)      【延伸閱讀】專家解讀呼格吉勒圖案再審:不開庭不等於不公開   “對呼格吉勒圖案提起再審表示我們在推進依法治國的進程中,認真落實實現司法公正,尊重和保障人權的精神,而且是嚴格按照刑事訴訟法的規定,採取實事求是、依法糾錯、有冤必平的措施。”中國政法大學終身教授陳光中說,此案雖然拖延了很長的時間現在才提起再審,但是它體現了司法機關正在貫徹黨的十八屆三中、四中全會的新精神,也是當前我們司法改革中出現的一種新氣象。   目前,呼格吉勒圖案正在審理之中。針對此案中“不開庭是否等同不公開,如何理解冤案錯案,提起再審是否一定會改判”這三個公眾比較關心的問題,本報記者採訪了相關專家學者。   不開庭不等於不公開   在內蒙古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召開的新聞發佈會上,新聞發言人李生晨曾表示,鑒於呼格吉勒圖已經死亡,此案採取不開庭審理,即書面審形式進行審理。   “不開庭審理不等於不公開”,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何家弘認為,法院根據案件中掌握的材料可以選擇開庭審理,也可以選擇不開庭審理,即書面審理。在開庭審理的案件中,如果涉及個人隱私或國家機密,法院應當不公開審理。   “決定對呼格吉勒圖案進行書面審理是有司法解釋的根據,是合法的。”陳光中說,法院審理案件有開庭審理和不開庭審理兩種方式,開庭審理的案件可以是公開審理,也可以是不公開審理,依照法律規定而定。按照審判監督程序或者再審方式重新審判案件,是糾正已生效的錯誤裁判。考慮到原裁判的既判力,又要使糾正錯案得以實現,因此,其審理方式應當以開庭審理為主,以不開庭審理為輔。在呼格吉勒圖案中,因原審被告人已經被執行死刑,可以不開庭審理。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陳衛東坦言,雖然呼格吉勒圖案社會關註度較高,但在被告人已經死亡的情況下,開庭審理沒有被告人,只有控辯雙方,“庭審本身的意義不大”。   呼格吉勒圖案再審雖然是書面審理,但代理律師可以通過閱卷、提交辯護意見等方式實施辯護權。 下轉第二版   上接第一版 目前,呼格吉勒圖案的代理律師和其父母已經開始在內蒙古高院複製、查閱此案卷宗。   而對於輿論為何多把不開庭審理說成是不公開,何家弘認為,很多人之所以認為不開庭審理就是不公開不透明,可能是潛意識里怕不開庭會有什麼司法不公,但這種觀念是錯誤的。“因為呼格吉勒圖案雖然不開庭審理,但審理的過程中律師會去閱卷,最後的審判結果也會公開宣判,所以這個案子的審理實際上還是公開、透明的。”   提起再審不等同改判   “按照我國刑事訴訟法的規定,所謂再審,是指人民法院和人民檢察院認為已經生效的裁判在認定事實或適用法律上確有錯誤需要加以糾正依法提起的審判監督程序。”陳光中說,提起再審是對再審程序的啟動,而並非實質上的審理程序。   啟動再審的條件是原審法院判決在認定事實或適用法律上確有錯誤需要加以糾正。陳衛東表示,啟動案件再審的方式主要包含以下三種情況:一是當事人申請再審,二是人民法院依職權提起再審,三是人民檢察院抗訴引起再審。   在通報呼格吉勒圖案件複查進展情況時, 內蒙古高院方面表示,之所以作出再審決定,主要是根據呼格吉勒圖父母提出的申訴。經覆核審查,此案符合刑事訴訟法第二百四十二條第二項規定,即發現原審定罪量刑的證據不確實、不充分、依法應當予以排除,人民法院應該重新審判。   關於提起再審是否等同於改判這一問題,陳光中認為,“提起再審是對再審程序的啟動,而並非實質上的審理程序”。對於提起再審後是否就一定會改判,陳光中解釋說,提起再審以後會對原來的證據重新進行調查、核實。再審後,確實需要改判的,法院才會正式作出糾正原來判決的改判。   清華大學法學院教授張建偉認為,“再審會有不同的結果,一般情況下,法院在審查中發現案件確有錯誤的,會進行改判;如果沒有發現錯誤,會維持原判。”   “提起再審只能說意味著有改判的可能。”北京市京都律師事務所律師宣東稱,再審合議庭對原審認定的事實、證據和法律適用問題審查後,會依法作出再審判決或裁定,但不外乎三種情況,維持原判,撤銷原判、發回重審和改判。   未判決不宜稱冤錯案   “關於冤案和錯案,兩者既有包容但也有區別。”對於冤案和錯案的區分, 陳光中解釋道,一般來說,錯案包括兩類,一類指冤枉了無辜,也就是把無罪的人判為有罪,另一類指放縱了有罪,即把有罪的人放縱了判為無罪。而冤案是對沒有實施犯罪行為的追究其刑事責任進而判定為有罪的案件,像浙江的張氏叔侄案就是個典型的冤案。也就是說,錯案既包括冤案又不限於冤案。   對於何謂冤案錯案,何家弘說,從法律的角度來講,案件只有通過再審並被改判之後才能稱之為冤案錯案。   目前社會輿論多用“冤案、錯案”評價呼格吉勒圖案,張建偉在接受記者採訪中表示,案件審理是一個動態的過程,很難說會出現什麼新的情況,是否需要有新的證據排除。因此嚴格說來,現在把呼格吉勒圖案定性為冤錯案為時過早。   “公眾稱呼格吉勒圖案為冤錯案,實際上反映的是公眾對案件審理的期待。”張建偉進一步解釋道,現在公眾把呼格吉勒圖案稱為冤錯案,其實是老百姓從常理的角度來說的,並不嚴謹,也沒有按照嚴格的法律思維來考慮。“這是大家的一種感性判斷,可以理解。但嚴格說來,這是不合適的。因為從專業角度講,只有再審法院按照法律程序作出判決後才能對案件定性。”   “如果認定此案確有錯誤,將按法律程序堅決依法糾正,但只有依法作出再審判決後才能有定論。”李生晨強調說。(記者 劉吟秋 張美延)   (2014-11-24 11:27:27)  (原標題:呼格父母獲國家賠償 外媒:案件凸顯司法體制漏洞)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